高中生女奴

时间:2018-11-08 阅读量: 加载中 来源:百度


我把深色窗帘拉好,原本很空旷的房间一下子昏暗了下来,感觉舒服多了。  「还在等什麽啊?喂,开始吧。」我说着,靠在了床头,对方好像很不情愿似的,但还是解开了校服的衣扣。  是的,磨磨蹭蹭地拉下丝带解开纽扣,让校服连衣裙直接滑落到脚边的这个人,就是我H的对象,Sue。J。  「你的胸部是不是长大了一点?」  我毫无顾忌地盯着她的纯白色胸罩猛瞧,她半长的黑头发散在白皙的肩膀上,据说在学校裏的调查,有百分之三十多的男生最中意Sue。J的身材……不过很不幸地,拥有这副身材的人却是本人。  「那,的确是有点……你不喜欢吗?」  「还蛮喜欢的,软软的,咬上去一定很舒服。」  「说,说什麽啊……」  至于爲什麽会演变成这种状况,还要从两个月前说起。  两个月前,我还只是一个普通的高二学生。是的,非常普通,学习保持着中等的水平,和同学不鹹不淡的交往着,偶尔收到一两封情书什麽的。然后这一切,全部……都被一个人改变了。JanelleS——学校摄影部的部长,我的同班同学  事情还是要从两个月前的午后说起,那天是周末,我因爲教科书留在了教室,所以就一个人到这裏来取。取书的时候,从另一个抽屉裏无意裏看到了一本色情刊物。事实上,我并不是那麽纯洁的孩子,很早以前,我就知道怎样给自己找乐子。  于是,当时的我无论如何做出了一件非常荒唐的事:我把书带到厕所,坐在学校的马桶上开始自慰起来。——原本,我只是想给学校生涯增添一个什麽回忆而已。但是,就在我哼哼呀呀正入佳境的时候,厕所单间的门被轰地拉开,然后是明亮的相机的闪烁——我的心髒几乎停止了跳动。  本帖隐藏的内容说起来,从很久以前我就喜欢同班的Sue。J,嗯,是的。  这种事情,我自己倒不觉得很不正常,但是如果给人家添了麻烦,那可就不好了……2个月前,我还是抱持着这种想法,安心地过着自己普普通通的校园生活,偶尔盯着她前排的背影发呆一阵子。  就在2个月前的某一星期,我应学生会之邀,爲毕业生制作一本学校摄影集。  原本默默无闻的摄影社,一下子接到这麽一件大工作,绝不能等閑视之,我决定自己拍摄学校的每个角落。传说中的约定之树、理科实验室的怪谈、生活指导室、田径场……甚至是厕所,每个角落都要拍到。  天知道那个周末是怎麽回事,学校裏安安静静的一个人也没有,我随便拉开一间没有锁门的厕所,就按下了快门,然而之后我整整半分锺没有动作……惊慌的脸、掉在地上的黄色书刊、湿淋淋的私处……更让人吃惊的是,那正是Sue。  J。  我全身发热,然后一个念头很快地控制了我。  「…………Janelle……S……」我脸色惨白的看着她,我对她并不熟悉,也没有具体交谈过,因爲她总是一副冷淡的样子,比我还圆滑的女子,对她的印象仅此而已。而如今,我最不耻的一面居然被她给拍下了,而且还是在学校的厕所裏……那个时候我根本什麽都无法思考,如果这件事传出去了……我一定要杀了每一个知道的人然后自杀!!  我们就这样一直对望着,大约过了一个世纪一般难熬的时间,她终于微微正直了身体,深黑的眼睛看着我不停地闪烁,凭直觉我知道她在思考着什麽。  「……」我慢慢支起身,穿好自己的衣服,拣起地上的书籍,无论如何,这个时候不能意气用事,「那个……可以拜托你……当作什麽都没发生过吗……」  「怎麽办呢……」我轻轻用手指扣击着相机的外壳,那样子或许看起来非常狡猾,但事实上,我还在想她白色内裤上的小蝴蝶结 以前我还以爲我对这种事情会很排斥,但她的身体那麽漂亮……我从胡思乱想中回过神来,她一直都在望着我,但她的眼睛裏,似乎隐隐带着对我这个掌握了她的秘密的人的敌意。  「不行哟,Sue。J,」或许是对那种眼神的反击,又或许是想作弄她,「这可不是求人的态度……一点都不乖,没有诚意呢。」  她的脸一下子涨得通红,那种表情,如果不是理亏,恐怕早就要抢过我的相机砸得稀烂了。  「那你要我怎麽样呢?」  「又没有想好……不过公开这个,对我也没有什麽好处。嗯……如果Sue。  J同学表现得好的话,或许有一天我会把底片给你做奖赏哦,怎麽样?」  「……表现的好……是什麽意思……?」我咬紧了下嘴唇,虽然她看起来不像喜欢恶作剧的人,但是……现在的女生,谁也保不準谁……  「恩……比如说,我叫你脱衣服,就脱;叫你躺下就躺下……叫你叫我主人SAMA,你就必须这麽叫我——明白吗?」她似乎完全不顾我的脸色,自顾自地微笑着靠在了洗手台上,垂到耳际的黑发微微晃动着。  「……你……」我努力思考着这种情况下我还能干什麽,但是很显然,除了听从她的命令,我没有其他的路可选;目前看来,我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好吧……但是,那样的话,你真的可以保证不发表这些照片吗!还有,你打算这样威胁我到什麽时候?」  「当然啦……早就说了吧?发表你的照片对我有什麽好处?」她竟然真的答应,有那麽几秒,在她沈默的时候,我真担心她会就这样自暴自弃呢。光是这样就已经让我喜出望外了,我努力不让自己表现出高兴的样子来,微笑着抱起了双手。  「如果Sue让我很满意的话,照片自然就给你咯……再说,就算我不给你,等到高中毕业了,大家走光光,Sue也就没什麽好担心的了吧?」看她的脸色,像是已经接受了,只是面子上下不来的样子,「唔……现在麽,先叫一声给我听听看,怎麽样?叫我主人SAMA……」  她沈默了很久,声音憋得又小又细。  「……Janelle……主人SAMA……」  「大一点声……这裏又没有人在听。」  「唔……咳…………主人SAMA!」我憋着气大吼了一声,她似乎被我这样的举动吓了一跳,随即呵呵地笑了起来,「呐,过来。」她朝我招了招手,我顺从地走了过去,眼睛看着地面。  「擡起头来。」她伸出手捏住我的下巴,以外的手法却很温柔,慢慢地把我的头擡了起来,和我相对的是一双无比清澈的黑色眼睛,有几秒我是失神了一般。  「好好记住了。从今天起,我就是你的主人了。」她饶有兴緻地挑起嘴角,「一切,都要听从于我。」  「……是……」我渐渐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态,反正现在也没有其他的办法,说是主人,终归也不会做什麽违法的事情……如果能让她放松警惕,把相片偷回来也不是不可能。从那以后,我就多了个漂亮的「仆从」。当然,我不会在学校堂而皇之地叫她帮我拿书包、买午餐之类,这些只是幼稚的把戏,何况让别人看到她屈辱的样子,这对我来说并不是有趣的事。做事总得适可而止,才能有更多的甜头可尝  或许这也是在私下相处的时候,无论怎麽过分的要求,她口头反抗,身体还是都会乖乖照做的原因。  和她第一次H,大概是这种主仆关系维持了一个星期以后,最初我只是要她脱光衣服把冰过的水果放在胸脯上给我吃,后来会演变到她第二天睡在我的房间裏没法去上课,全是因爲我情不自禁了。  于是,后来就有了第二次、第三次……一开始她都不很情愿的样子,但到后来反而会配合我手指的动作。在床上的时候,每次她都敏感得像是第一次一样。  和她第一次H也是在周末,清早的时候她就来到我家接我。「Sue终于交到好朋友了呢……」父母欣慰地说着,她在旁边一脸纯洁无暇的拉过我的手臂,「伯父伯母放心吧!我会照顾好Sue的!」——这一切实在让我哭笑不得,虽然在学校的时候,她并不会要求我怎样,但是私底下,我的初吻早就被她夺了个干净,就在她送我回家的路上,趁我没注意就把我按倒在了墙上。  「呐,想什麽?」走在路上的时候,她问道我。  「……没什麽。」我生硬地回答着,其实脑子裏全是那天那个吻……刚开始我试图反抗,可是渐渐的,全身的力气都像是被抽干了一样,并且身体似乎比她热的还要快……爲什麽,我爲什麽会变成这样……我可是一个正常的女生啊……  「喂!」直到她似乎生气了一般把我拖进屋,我才明白已经到了,「干什麽呢……」她捏着我的下巴让我和她对视着,「和我在一起的时候,还敢想其他东西吗?」  事实上,原本她是没有理由要专注地听从我的,但凡是她显得心不在焉的时候,我都不由自主地会大发脾气。要知道,她一向只会照着我教她的,说「主人SAMA……」但一转身就好像完全没有这回事似的,搞不好心裏还正在对我嗤之以鼻呢。  「呼……这回要怎麽惩罚你走神呢?」我沈着脸放开了她,在床边坐了下来,「冰箱裏有冰过的橙子,削给我吃。」  她楞了楞,似乎在诧异是如此简单的要求。等到她用水果刀去掉皮,把橙子削成一片一片的送到我嘴边的时候,我却像厌食的小孩一样扭过了头  这样下去,大概总有一天她会受不了的吧,但是有她在身边,就像做梦一样……尽管嫉妒和猜疑总是停不下来。这种任性的感觉,真是既舒服又痛苦。  「主人SAMA……」这些天下来,这个词已经被我说的很纯熟了,虽然还是会脸红,「怎麽了……」她略带委屈地偏过头,眼睛微微眯缝着,就好象被抢走糖果的小孩,无论如何,都让我觉得好可爱……真是奇怪,我应该是很讨厌她的,但是,却找不到一点这样的感觉  「主人不想吃吗……」我轻轻把橙子放在一边,「……怎麽了……」  她慢慢地回过头,看了我好一阵,然后低低地命令道,「脱衣服。」  我愣了愣,这一段时间她也有这样要求过我,不过大多都只是看看而已……  应该,没什麽问题吧。这样想着,我保持着跪下的姿势,慢慢解开了自己衬衫的扣子。什麽都那麽让人不爽,看着她光滑的肌肤一点一点裸露出来,我觉得她简直就是故意脱那麽慢的。  从前的几次,只想着看她的身体而兴奋不已,似乎也没有觉得那些衣服非常碍事……解胸罩的时候她怎麽也弄不开背后的搭鈎,我索性把手伸到她背后给她解开了,感觉就像抱了她一样。我装作若无其事地扭过脸,「把弄好的橙子,放在身上,躺下来。」  「主人SAMA……」  「还有,不许闭眼睛,看着我吃。」  「呜……是……」我在床上躺了下来,把冰凉的橙子放在胸腹上,那凉意刺激着我微微颤抖了一下,我转头看着她,她的眼睛慢慢滑过我的身体,那些火热的眼神……只是,只是被她这样看着,身体,就猛然地热了起来,「呼……哈……主人,可以了吗……「我努力克制着自己的呼吸,不去注意那渐渐传满我身的感觉是什麽。  「还不够了……」她走到我的身边,弯下身下,在我的身体上吃起橙子起来,嘴唇碰到我的身体,带着冰凉而又潮湿的快感,「唔—……」我紧紧咬住嘴唇,那些即使不用听也知道会淫乱的呻吟被我使劲压在喉咙裏,然而在她恶作剧地咬上我的乳头的时候,它们终于沖了出来:「哈!啊……主人……哈……」柔嫩的乳头上全是甜橙的酸甜味道,在我的嘴裏,牙齿和舌头的逗弄下,它好像一颗熟透的果实一样,顔色鲜豔,又饱满又多汁。  我轻轻地轮流吮吻着两颗乳头,她的胸口剧烈地起伏着,像一碰就会发出声音的洋娃娃一样呻吟不停。我趴在她的身上吻她,手指不停歇地抚弄着她的身体,舌头深深地伸到她的喉咙口,「……不许你反抗,」我捉住了那只轻轻推挤着我身体的无力的手腕,握着它去摸她自己又湿又热的下身,却不让她的手指伸进去玩,「拍到你的时候,你就是这样子的……好淫蕩的身体……」  「唔,哈……Janelle主人……哈……」我的手被她抓住抚摩着自己的下体,好湿,好热,是因爲这个人,才兴奋成这样的……「哈……」她的舌头又伸进了我的嘴裏,温柔潮湿的舔食着我的每一个口腔,「唔……哈……」我忍耐不住地用手指抚摩着自己前端的花蕾以寻求快感,但马上被她发现了。  「不是说过了——」她重重地把我的手举过头顶,用丝带栓了起来,「能碰你那裏的,只有我。你自己都不可以。」  「哈……呜……」我睁开眼看见的是她骑坐在我上面的身体,黑色的眼裏有着浓浓的情欲,接下来会发生什麽,我知道我已经完全无法阻止了。  「这裏……」她的手掌挑逗地覆上我的整个私处,慢慢抚摩着,「……想要吗—……」粘湿的液体很快就打湿了我的手掌,「想要吗……」我忍耐着想要听她最高亢的声音的沖动,用手指在她的私处轻轻画着圈,她半张着嘴不停地喘息,雾蒙蒙的眼睛裏全是求恳的表情。我俯下身亲吻着那两片颤抖的嘴唇,手指稍稍插进去了一点,又很快地退了出来,用沾满蜜汁的手指抚弄着她的嘴唇,「乖乖说出来,不然不给你……」  「…………要……」  「大声一点,Sue……」  「唔……呜……!嗯……要……好想要……」  「想要什麽……?」  「要……主人……啊……啊……」  我的手指在那一刻深深地插进了她炙热的体内。  「唔!哈!……啊……啊……哈……」她的手指第一次进入了我的身体,比自己做的时候,还是舒服好几万倍,「哈……哈……」我张大了嘴,感觉滑润的唾液顺着我的嘴角慢慢流到了脖颈,被她占有的地方火辣辣地,好象把她整个包裹了起来。  「唔!Janelle主人……哈……好棒……」她的手指深入我的身体,轻轻转动抽插着,只是细微的动作,快感都像潮水一样要把我击垮,爲什麽……爲什麽会这样……被女人占有了……感觉还这麽棒……  然而她却并没有给我思考的能力,很快的,在粘腻的液体的声音中,她加入了第二根手指。  我敢打赌,如果那件事没有发生过,我这辈子都不会对她那麽乱来。但是,突然有一天,「喀嚓」一声,一切都不一样了,她变得那麽近,那麽触手可及,而且一举一动都是绕着我打转……  我紧紧地抱着她,贴着她软绵绵的身体和温柔的乳房,彼此双腿交缠,抽动着的手指逐渐疯狂起来,食指和中指在她体内塞得满满的,狂热地摩擦着她的内壁。渐渐地,她失神的呻吟和喊叫裏甚至听不出一个完整的词句。我喘着气把头埋了下去,亲吻吮吸着她的爱液,在大腿根上印下深深的吻痕。  「呜!哈……哈……啊……啊…………」我疯了一样一次又一次地弓起身体,快感在我的身体裏堆积,很快眼前的一切都变的模糊起来,只有身上这个人,这个人温暖的味道,诱惑般的喘气,还有在我体内释意占有着我的手指……  「哈……啊……不要……啊……主……啊!啊!!……啊……」  随着一阵剧烈地颤抖,我在她的怀裏达到了高潮,大脑像罢工一样一片空白,身体上无比的快感让我仰起头,失控般地大声呻吟着……  一直到我觉得自己的嗓  子都哑了,才渐渐恢複了一点神智,定定神看到的是,是我从来没有看到过的她的充满了怜爱的温柔眼神,「哈……啊……哈……呼……」我想说点什麽,但却连发声的力气都没有。  我把她抱在怀裏,亲吻着,直到她的呼吸慢慢平稳下来,低垂着睫毛睡着了,才起来给她家人打了电话,谎称她在这裏和我一起念书,晚上不回家了。  之后我钻进被窝,整晚整晚地搂抱着她的身体,在漆黑的房间裏,她的呼吸和温暖的体温,让我觉得很安心,至少这一夜,她从身到心都是属于我一个人的。  「所以……?」我不耐烦地挑挑眉,眼前的男人比我还害羞地低下头,在接到他的「请于XX时到XX地。」的简短信笺时,我还以爲是挑战书,但是没想到又是这种无聊的表白。  「我喜欢你,请你跟我交往吧。」我无声地歎了口气,真是的……没看见我现在那麽忙吗……每天都要侍奉某个无良少女,哪有精力说这些。  「对不起呢。我现在,还没有谈恋爱的打算。」我淡淡地说道,照例一翻安慰之后,把那男生送走了出去。我轻轻靠在窗口,脑子裏又浮现出昨夜与那女人欢爱的场面……几乎每天都要这样被她要,最后熟睡到她的怀裏,我承认那感觉非常棒……但是,同样是女人,难道她就没有一点被抱的欲望吗……虽然不该在意这样的事情,但是……还是经常忍不住疑惑到。午休时间,我照例懒洋洋地趴在课桌上午睡。  也如同往常一样,那群叽叽喳喳的女孩子们总是不让人睡得安稳。  我瞥了她们一眼,真是奇怪,Sue也不过是和她们没有多少区别的女生,爲什麽我就偏偏对她那麽有感觉呢?  「什麽?他真的去告白了?」  「啊啊……我觉得好不公平啊,天下的女生又不是只有Sue。J一个。」  「哈……难道说连本年级最后一个单身的帅哥也要不可用了吗……」  原来如此,难怪她课间对我说「有事情要出去」,问她又不明说,本以爲是要去厕所就没怎麽多盘问,原来是这种事情。我紧紧咬住牙,眼泪简直忍不住要往外涌,就算明知道她叫我主人,侍奉我,一切都是因爲被我胁迫,但是……  「呼……」我深深地喘了口气,忍耐到回家就好了,我心想,然而回家了又能怎麽样呢?什麽都改变不了吧。  放学的时候,她意外的没有等我,只是给我发了条短信叫我回去她的家裏,不知爲什麽,心裏隐隐有点不安,说起来,今天有人向我表白的事情,不知道她知不知道……但是,应该没什麽吧。我边想边朝她家走去,我又没答应,应该不是爲了这种无聊的事情生气吧……等等,爲什麽我会这麽在意她……她明明应该算是我的『敌人‘吧!  意识到这点,我忍不住无力地低下头,好奇怪,那个女生,夺去我的贞洁,天天要我侍奉她,威胁我……爲什麽我还会那麽在意她,每天把她侍奉的舒舒服服,天天担心她不高兴……啊啊啊难道我是隐藏的被虐待狂!?  「呼……」门敲响的时候,我正在向喉咙裏倒冰凉的葡萄酒,说起来,那天买下这瓶酒,本来是打算在高潮的时候灌进她的身体裏的,还花了我不少零用,现在有一大半都进了我的肚子了……真是不上算。  「……别敲了,又没有锁 进来以后再锁好。」  生她的气的话,不给她留门不就好了……我在心裏嘲笑着自己的愚蠢,她进来的样子在我眼前似乎很恍惚,她走路时候的身段很美,我认识的人裏还没有穿校服这麽合身好看的。  「你到底在干什麽啊……」她看着我的样子似乎很难以置信,连主人都忘了叫。  「你别管,脱衣服就行了。」我不耐烦地回答。  「你啊……」我歎了一口气,先上前把她手裏的酒抢了过去,其实论力气什麽的,我们差不了多少,「不要喝酒,未成年少女。」她狠狠瞪了我一眼,样子即委屈又可爱,因爲喝酒而微微红润的脸庞让我忍不住想捏上去。  我定了定神,熟练地解开衣服,事实上,连我自己都惊讶自己在她面前的释然,好象被她看见已经不是什麽羞耻的事情了,『这个身体,反正都是她的‘这种感觉,让我完全忘记了诸如『少女应有的矜持’这类的东西。  「说吧,到底怎麽了……主人SAMA。」把最后一件内衣抛在地上后,我站直了在她面前。  我的目光慢慢地扫过她的肩膀、乳房,一直到下面,不知道是因爲她的身体,还是酒精的作用,我只觉得全身热得要烧起来了一样。  「好热,也帮我脱掉……」我说  她似乎楞了一下,大概是因爲以前一直都是我要她,我自己很少有脱衣服的必要吧。  「……喂,说真的,Sue。J,」我瘫靠在沙发的靠背上,让她解开我的扣子,拉开裙子的拉链,「你叫我主人,侍奉我,只是因爲我要求你这样做,其实你不想这麽做的……对吧?」  明明身边的人正在卑躬屈膝地,像仆从一样尽心尽力地服侍我,我却突然觉得这样的自己很可悲。  她微微皱着眉头,表情隐忍而痛苦,不知道爲什麽,只是看着她那样难过的表情,心裏就涨的说不出话来,「本来……一开始就是你威胁我的嘛……」我轻轻地说着,同时一件件解开她的衣服,她的肤色比我深,是非常好看的亚麻的顔色,我只有在睡醒的时候,才可以看见抱着我的她的肌肤  这样清楚地看见还是第一次,胸部,暗色的小巧的乳头,细细的腰,还有那裏……「但是……现在……也无所谓……」我的目光似乎很快就停留在她的下体,  久久无法移开……天啊……我什麽似乎变成了这样的变态……  「无所谓吗……」我喃喃地说着,抓着她的手腕,让她环抱住我的腰,把头抵在她的肩膀上,她的胳膊凉凉的,贴着身体很舒服。她的胸部柔软地挤压着我的锁骨,麻麻痒痒的感觉从上面慢慢扩散到全身。  她的手一动不动的放在我的腰上,时间一长那裏的感觉简直难受得要疯了,其他地方,到处,都好想要被爱抚,「以前是不愿意,现在是无所谓……那以后会不会有喜欢的一天呢……」我伸出手紧紧攀住了她的脖子,「碰我……」  那一瞬间我似乎听见自己心髒漏拍了一下,「碰你……可以吗……」我轻轻拍了拍她的肩,她的头蹭着我的脖子动了动,「可以……」声音细小但却诱人。  我努力压抑住心裏那种想叫好的沖动,手缓慢地在她身体上抚摩起来,被我碰过的地方很快就炙热起来,她越发紧抱住了我,可爱的身体微微颤抖着。  「放轻松……主人SAMA……」我吻了吻她粉色的耳垂,她在我怀裏又是一阵颤动,好可爱……好可爱的身体……我像着了魔一样抚摩轻吻着她的恋,脖子,身体……  「……唔……哈……」她的手指,比想像中的更会欺负人,我喘息着趴在她的怀裏,嘴唇吻上了她的乳头 她抚摸着我的动作一下子散乱起来,但反而更让人全身燥热。这种时而想抱她,时而又想被她要的强烈感觉,让我一下子按倒了她,可是身体却又蜷缩在了她的手臂环抱中。  「……我们去床上……好不好……」  我亲吻摩蹭着她的嘴唇,第一次没有用命令的口气和她说话。她那裏也已经有感觉了,在我的大腿上蹭出一块湿。  在残留着我们两个人的味道的床上,我们很快就拥抱在了一起,疯狂地抚摩亲吻着对方,昏暗的房间裏只听得见我们两个人纠缠在一起的喘息。  「呜……唔……哈……」我疯狂地亲吻着她,她嘴裏淡淡的酒的甜味,似乎要把我所有的理智,都燃烧殆尽,这种感觉……应该就是恋爱吗……想抱这个人,要这个人……  「Janelle……」我喘息着把她压在身上,用舌头从她的脖颈一直舔食至胸腹,最后分开她的双腿,那像花瓣一样可爱的,淌着爱液的蜜色私处,可爱的超出我的想象。  「好可爱……」我缓缓低下头,用舌头去拨弄着她的全端,又甜又鹹的味道一下子涌进我的嘴裏,但是却并不让我觉得反感,反而有一种莫明的兴奋  「啊……啊……!呜……」那裏奇异的刺激感让我不顾一切地叫出声来,我挣扎着抱住她的头,爬起来亲吻着她鹹鹹的嘴唇,舌头伸进去轻轻舔食着,仿佛这样就可以清洗她的口腔一样,「……不要……会弄髒你的……傻瓜……」  「……你才是傻瓜呢……」被我压下去的时候她轻轻地捧住了我的脸,「唔……」我含糊地答应着,咬住了她的锁骨,她的手在我的脊背上抚摸着,我才恍惚想起她已经有半天都没有叫我主人了,可是感觉却那麽好……  「……爲什麽突然要吃……那种地方……」我把头埋在她的胸口,脸上一阵发烧,「……好舒服……」  「唔……」我的脸微微发着烫,「因爲……因爲……很想嘛……」但是,怎麽也不好说出口,想要吃掉这个女孩的一切……  「你不是也很舒服吗……」我一手捧起她的脸亲吻着,一手顺着她的腰滑到她的私处,被我舔过的那裏潮湿一片,「都湿成这样了……」我说着从来没想到会从我嘴裏说出的话,一边慢慢地把自己的手指塞了进去。  「哈……啊!呜……」她大大地颤抖起来,头埋在我脖子处不停喘气,「不要……哈……脖子……」我忍受不住地动起来,这一连带就牵扯到在她体内的手指,她又是一阵剧烈的呻吟。  「哈……谁理你……」我趴在她的脖子上,张开嘴吸吮吻咬着,拼命地烙下一个又一个的吻痕。她全身颤抖着呻吟起来,手上的动作却怎麽都不肯停,又细长又柔软的手指,在我体内探摸着,故意按压着敏感的深处,简直是可恶透了……  「啊!……啊……不要……呜……」没几下我就在她的手上失去了自控力,什麽主人SAMA,什麽听我的话,统统都抛在了脑后,而她还在继续进得更深,更深地占有着我,「……哈……啊……Sue,Sue……Sue……啊……」  仿佛这样,叫着她的名字,就是我的一切,「……爱……咳……」我喘着气,想要说什麽,喉咙却哑得怎麽都说不出一句话来。  她抽出来的手指上沾满了亮晶晶的液体,看着她仿佛很满意地舔食着自己的手指,我伏下身去,把头埋在了她的双腿之间  「哈……呜……」她学着我刚才那样子,疯狂地吮吸着我的私处,早就已经湿透了的那裏,怎麽可能经受的住这麽大的刺激,我大声的呻吟起来,被她吻住的那裏甜蜜的让我要晕了过去。  「哈…呜……主人……那裏……」我挣扎着睁开眼睛,朝她的那裏移动,最终再次含住了她的密穴,她哼了一声,全身一阵颤抖,然后再次猛烈地吻住我,手指也顺势进入了我的身体,「哈……呜,啊……」像是爲了报複她一样,我深深吸住了她的蜜穴。  「哈……啊……狡猾……」我强忍着下身剧烈的快感,手指拼命地在她那裏进进出出,就算这样,有好几次都被她弄得一阵阵失神,忘记了动作。我用舌头舔食着那裏流出来的爱液,多加了一根手指,一起深深地抽插、占有着她,身体颤抖个不停……不知道是她在抖,还是我,只知道在一阵又一阵的快感高潮裏,脑子越来越空白,呻吟也越来越激烈,「哈……呜……哈啊……!」  没有一个人想停手,就这样……终于疲惫到快要虚脱的时候,她喘息着放开了我,我的手指也轻轻滑了出来,她的腿根处一阵颤抖,而我连脸上都沾满了湿濡濡的爱液。  「哈……啊……啊……」我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好激烈……刚刚和她做的,那麽的忘我……她蠕动着爬带我的身边躺下,脸上还带着湿湿的液体  「Janelle……「我叫着她的名字抱住她,吻着她脸上的湿物,」现在可以我了吗……今天到底是怎麽了……「  「唔……」我闭上眼睛,手指轻轻抚摩揉捏着她的胸部,她的舌头温柔地舔食着我的脸,那动作让我想起猫咪爱抚幼仔的样子,「……听说了,告白的事情……怕你会答应……」  「……」我看着她涨红了的脸,突然就觉得心裏一下被填地满满的,「傻瓜……」我紧紧抱住了她的脖子,「我的主人SAMA……只有你一个人……永远……」  「等等……你说什麽?」我一下子睁大了眼睛,下意识地想紧紧抓住她,结果两只手抓到的却是软软的胸部,「这个……是告白?是告白吧!你说永远……  是告白吗……「一遍一遍地问着,心裏又甜蜜又有种涩涩的幸福感,眼泪早就顺着脸颊流了下来,」……只有我一个……「  「呜!哈……胸部……」胸口被她捏在手裏,顿时一股躁热向我袭来,「笨蛋!」我把她的双手拉了下来,看着她泪眼朦胧的眼睛,又好气又好笑地歎了口气,「是,是……是告白。主人SAMA。」我轻轻吻住她的泪水,「我喜欢你。  Janelle……一直,在一起吧。「  【全文完】

上一篇:野蛮的校花

下一篇:伟大的妈妈 【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