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奈的老何

时间:2018-11-08 阅读量: 加载中 来源:百度


老何是一家单位的普通职员。今年快五十了。妻子今年四十五。老何这个人挺好色,不过胆子小,只是好这个,却没什么实际行动。妻子到是个很文静的人,长的很漂亮。虽然人到中年,可是除了有点发福外,和年轻人没什么区别。老何有一子一女,儿子已结婚住在一起,女儿在一家医院当护士。老何的儿子和他一样胆小怕事,儿媳妇到是很漂亮。女儿长的象妈妈,年轻漂亮,今年才二十岁。  有个对象。  老何这个年纪在那方面已经不太行了,妻子却正是如狼似虎的。老何一看到漂亮的妻子就想干,可是弄不了几下就完蛋。弄的妻子说他:要不你就不要弄,要不你就把人家弄痛快了。总这么把人撩起来就不行,你真讨厌。老何也想满足妻子可就是不行。后来老何发现新婚的儿子和媳妇做爱的频率很高,就总偷听儿子操儿媳妇的声音。  一天儿子的房间又传出了做爱声。老何悄悄的走过去一看,房间门没关严。  他趴在那往里一看,儿子扛着媳妇的两条腿正操的起劲呢。儿媳妇叫的骚骚的,儿媳妇的两条腿很长,长的好看。不过看不清儿媳妇的奶子和逼。老何的急的够呛。过了一会儿子把儿媳妇翻过来在后面操,老何看见她的奶子很大。这下老何的鸡巴硬了,跑回房间去找妻子去了,老何把妻子一顿操。妻子雪梅说你这回怎么这么厉害,是不是又偷听儿子去了。老何说是。雪梅说你都这么大年纪了,怎么这样呀。让儿子和媳妇知道成什么事呀。老何说媳妇的奶子真大。雪梅踹了他一脚说你真不象话。  老何不但偷听儿子做爱,还偷看儿媳妇洗澡。有时还偷看女儿洗澡。为这事妻子没少说他。最近女儿小敏好象有了心事,老何和雪梅以为是和男朋友闹别扭了,因为男朋友挺长时间没来了。过了两天小敏把男朋友领回来了。不过不是以前的男朋友了,换了一个,这家伙长的不高,面象凶恶。体格健壮。老何看见他有点害怕。想小敏怎么换了这么个男朋友呀。其实他不知道,这家伙叫炮哥。有一次和人打架被人砍了一刀后在小敏所在的医院住院。小敏是护理他的护士。炮哥住的是单间,有一天晚上小敏值夜班。被炮哥在单间里强奸了。强迫小敏做了他的女朋友。小敏由于害怕他只好和原来的男朋友分了手。  那天晚上小敏值夜班,单间里就炮哥自已。炮哥注意小敏好几天了,一看今天是个机会,就按铃叫小敏,小敏来了后,炮哥说我肚子不舒服,小敏说我看一下,掀开被子一看炮哥一丝不挂的,小敏害羞的转过了头。炮哥一把拉过小敏进了被子,小敏使劲的挣扎也无济于事,用力的喊也没人来,原来炮哥的房间在紧靠住院处的一边,没人听的见。小敏很快的就被炮哥扒光了衣服。小敏求炮哥放过自已,说自己有男朋友。炮哥都把她脱光了还能放过她,也不说话,就亲小敏的奶子,小敏的奶子挺大,奶头也不小。  炮哥一亲她的奶头就硬了,小敏边哭边挣扎,怎奈炮哥的力气太大。奶子上传来阵阵的快感,炮哥不紧不慢的亲着,摸着,他不管小敏说什么就是按自已的步骤来。炮哥搞女人都是这个步骤。先亲奶子,再亲肚子和逼,一般的女人就受不了。小敏也是一样,正是青春少女,哪受得了这个,炮哥一路舔下去就到了小敏的逼了,炮哥说你的逼毛不少呀,小敏的体毛很多,腋下和阴部都有很多的毛,炮哥在小敏的逼上猛舔,小敏早已不呼救了,变成呻吟了。逼让炮哥舔的都是淫水。炮哥看看差不多了,就把小敏放开躺在床上,分开她的腿就插了进去,没想到小敏的逼这么紧。  炮哥一用力,痛的小敏大叫一声紧紧的抓住炮哥的胳膊,炮哥想不会这么夸张吧。加紧纵送,小敏在炮哥大鸡巴的摧残下着实的不好受。呻吟中加着痛苦的声音。炮哥憋了好久了,在小敏紧紧的逼的夹裹下一泻如注。炮哥满足地拔出鸡巴,在灯下一看吃了一惊。鸡巴上有血,难道小敏是处女,炮哥再一看小敏的逼,往外流着自已刚射进去的精液和一丝丝的血迹。炮哥问小敏:你是第一次呀。小敏哭着点点头。炮哥问小敏不是不男朋友吗,怎么你们没做过。小敏又点点头。  这下炮哥乐坏了:操,真他妈的有福,又搞了个处女。你男朋友真他妈的笨,还把你留给我了,行了,以后跟我吧,就这样小敏迫于炮哥的淫威就和原来的男朋友吹了。炮哥这天来到小敏的家里认了门。这以后就成了常客。  老何不知道为什么很怕炮哥,炮哥一来他就不自在,老何的儿子也见过炮哥,对他也有点畏惧。炮哥天生的一副恶相。炮哥也看出老何他们挺怕自已,就做威做福的,在小敏家又吃又住的,老何两口子一间屋,儿子两口子一间屋,小敏自己一间屋。炮哥理所当然的住进小敏诉房间。炮哥几乎每天都操小敏,有时休息日白天也操。炮哥没什么职业,整天游手好闲的。他操小敏有时连门都不关,弄的老何和雪梅在自已的房间都没法出来。老何以前听儿子做爱,现在晚上听了炮哥操小敏就不再听儿子的了。  有一次老何听炮哥操女儿操了两个小时还没完,他站在外面听的都射了,炮哥还没完呢,老何起这小子真厉害。炮哥在老何家比在自己家都随便,有时上卫生间都不关门。雪梅和儿媳妇海萍碰上好几次非常尴尬。老何白天有时陪陪炮哥。  总和炮哥陪着笑脸。炮哥一瞪眼老何就害怕。老何现在发现炮哥总盯着妻子雪梅看。觉得不太对劲。就和妻子说:你发现炮哥总盯着你吧。雪梅说我发现了。你想法让他走吧,我害怕。老何说我也没办法,这事也不能报警,他是女儿的对象,再说他挺狠的,净是社会上的朋友。雪梅听了也没办法。有一天中午老何和雪梅还有炮哥三个人吃饭,炮哥说我说个迷语猾猜:  乌黑草丛一个鬼。  没有胳膊没有腿,  头上带个卷檐帽,  脑袋上面长个嘴。  雪梅听的臊的脸通红。炮哥说丈母娘你猜到了吧。雪梅低头不说话。老何尴尬的笑。炮哥哈哈大笑。笑完了放肆的看雪梅。  这天下午炮哥说我想吃点鱼,老丈人你去买吧,老何不敢不去,炮哥等了一会看雪梅上卫生间,就跟了进去,雪梅刚解开裤子,炮哥开门进来了。吓的雪梅赶快撮上裤子出去了,炮哥撒一泡尿,炮哥见雪梅进了屋,撒一泡尿之后就跟进去了。雪梅一看炮哥进自已的房间里就觉得不好。雪梅说你进来干什么呀。炮哥说没事,我想和你聊聊。就坐下了,雪梅想拖延时间,等老何回来。  就没再说什么。炮哥问雪梅:丈母娘今年有四十岁吧。雪梅说我都四十五了。  炮哥说丈母娘你也不象呀,我看顶多就四十。炮哥这次到是没说谎。雪梅长的的确不象四十五。炮哥又说了几句别的就开始挑逗雪梅,他问雪梅:我老丈人几天操你一次呀。雪梅想这怎么说呀,这小子连这话都说的出来,还他妈的是人吗。  雪梅只发不说话。炮哥说你怎么不说话呀,是不是不好意思呀,告诉我吧。我不和别人说。雪梅的脸通红。想老何怎么还不回来。炮哥见雪梅不说话,就一瞪眼睛:到底几次你说不说。  雪梅一见炮哥发火了。心里害怕。不得不说:一个星期一次吧。炮哥哈哈大笑说:我老丈人行呀,都五十来岁了,还能一星期整一回呢。一次多长时间呢。  雪梅想不说又不敢,只好说:没多长时间就完事了。炮哥说那你不难受呀,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如狼如虎不如女人四十五。你比狼和虎都厉害,雪梅低着头不吱声。  炮哥说你在外面是不是有情人呀,要不你怎么能熬住呀。雪梅说没有。炮哥说你想不想找个情人呀。雪梅摇头。炮哥说我当你情人吧,雪梅知道炮哥的意思。  只好说:你是我女儿的对象,怎么做我的情人呀。说完觉得这话不太严厉,还有点让人误解。果然炮哥说:我是你女儿的老公,但不是她情人,可以当你情人呀。  说完站起来了:雪梅急得想老何死哪去了,还不回来。炮哥伸手摸了一下雪梅的脸说:丈母娘的脸还这么嫩呀。雪梅吓的大叫一声,炮哥说叫什么呀。雪梅说:阿炮你要找别的女人我不管,你不要找我。炮哥说我找别的女人和找你有什么不一样呀。雪梅说你是我女儿的男朋友,哪有再找我的道理呀。炮哥说:这样省得我再到外面找别的女人去了,那样小敏还生气,她要知道我找的是她妈她就不生气了。雪梅想这是什么谬论呀。  炮哥已经把雪梅搂住了。雪梅用力挣扎,不让炮哥得逞。怎么奈炮哥的力气太大了,一会雪梅就让炮哥把上衣扒下来了,雪梅的奶子挺大,扣着个小乳罩,显的更加性感了。炮哥要解乳罩,雪梅死死的按住不让。其实炮哥要是用强早就把把雪梅奸了,他只想让雪梅死心蹋地的自愿服从。所以没用强。雪梅也有点看出炮哥不是很想用暴力,就说:你觉得这样有意思吗。  炮哥说你觉得什么样有意思。雪梅说你不要这样,快放开我。我和谁也不说,这事就算了。炮哥一看雪梅挺坚决。想这事还要一步步来。就说:好,那你让我亲亲你的脚,我就放了你。雪梅想:只好这样了,如果不答应他,他还是没完,好在是亲亲脚,于是说:你只能亲亲脚。炮哥点头。然后放开了雪梅。雪梅松了口气。炮哥抓住雪梅的脚。雪梅只好任他抓着,雪梅穿着一双肉色的短丝袜。显得很性感的样子,炮哥让雪梅坐在床上,炮哥坐在旁边,他轻轻的闻着雪梅穿丝袜的脚。又亲了亲。  然后轻轻的脱下左脚的丝袜,雪梅的脚长的很好看,肉色白嫩,脚趾甲剪的很整齐,脚底也没有老皮。炮哥轻轻的闻着,雪梅的脚很滑,刚才因为挣扎有点出汗,稍微有点汗的酸味,这更能刺激炮哥,炮哥闻着闻着就受不了啦,伸出舌头开始舔雪梅的脚,从脚窝舔起,脚心,脚背。舔完这只舔那只,两只轮流舔,炮哥今天出奇的守信用。只舔脚没再做别的,雪梅只觉得两只脚痒痒的舒服极了,一会舒服就从脚上传到了全身。  【完】  7518字节

上一篇:妻子妹夫在参观,为小姨子播种我干翻天

下一篇:欲妇性爱的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