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棍

时间:2018-11-08 阅读量: 加载中 来源:百度


淑慧這一陣子的運氣很差,先是去年懷孕三月,卻無故小產,之後她又不懂調理身子,以致身體虛弱,百病纏身;接著就是她老公于月前遇上車禍,雙腳受傷,真是禍不單行。  老公無法開工,家裡自然手停口停,問題就更多了。  失運的人都喜歡去廟裡求神拜佛,祈求轉個好運。  淑慧也不例外。  這天,她來到新界一間寺廟拜祇,求過簽後,她像那些到來拜神的婆婆一樣,走到解簽處旁邊取解簽紙。  取了簽紙,都是一些古人事蹟的詩句,淑慧看不懂,正想找解簽佬解簽時,卻聽到後面一把男人聲音:  「哎,阿婆,恭喜妳,妳求得一支簽是好簽」  淑慧轉頭子,只見見一個年約四十的男人,衣冠楚楚道貌岸然,正替一個阿婆解說簽紙上的詩句。  「妳這支簽是古人劉備取西川,萬事大吉,妳的身體沒有大碼,妳大可放心。」  那男子不獨為婆婆詳細解說,還教她一些趨吉避凶之法。  淑慧覺得他說話頭頭是道,阿婆聽得連連點頭。  最後,阿婆從袋中取出一張五十元酬謝那男子,那男子卻推辭了。  「舉手之勞,不用客氣。」男子說完,並給阿婆遞上一張名片,「以後有甚麼問題的話,妳隨時來我的玄學館找我。」  此人原來是個玄學家,淑慧不想放過此機會,連忙叫住他說:「先生,你可以替我解一下這兩支簽的意思嗎?」  男子打量一下淑慧這位年輕的少婦,顯得很樂意的說:「啊,沒問題,不如我們到那邊坐下來,我替妳慢慢解。」  「好的。」淑慧點點頭。  淑慧於是朝著廟旁的涼亭走去,而那男子則跟在她身後。他一路行,一雙眼盯在淑慧渾圓的屁股上,只是她並不知道。  兩人來到涼亭坐下。  「先生,你是相學家?」  「不敢當,我只不過對玄學風水略有研究。」那男子說著向淑慧遞上名片。  淑慧一看名片,上面印著風水玄學大師李靈山的名字。單看名字,已經十足世外高人,後面還跟著一大堆銜頭,真不簡單。  這位李靈山很有禮貌的對淑慧問:「未請教小姐芳名?」  「我姓張,我先生姓何。」  「原來是何太太。」李靈山繼續問:「有小孩嗎?」「  淑慧眉宇間掠過一絲哀怨,然後搖搖頭。  眉精眼企的李靈山,似乎已洞悉到內有玄機。這時,他看過淑慧的簽紙,眉頭一皺說:  「妳為丈夫求的這一支簽是古人仁貴父子相會,是凶簽,恐怕妳丈夫有甚麼不利之事發生而我看妳氣色也不好,相信最近有很多麻煩事纏擾著妳。」  淑慧似乎被他一語擊中:  「是呀,先生真是生神仙,我和我丈夫最近的確頭頭碰著黑,麻煩事接二連三。」  「那真被我言中了。」李靈山乘機炫耀自己的道行說。  淑慧突然心血來潮,對李靈山說:  「李先生,你既精通命理玄機,能否為我指點我迷津呢?」  「唔,妳把妳最近遇的麻煩事一一對我說吧!」  淑慧遂將意外小產以及丈夫遇車禍的事向這位元剛認識的陌生人說了一遍。  李靈山聽後,一拍石桌說:「我知道問題所在了!」  「在那兒?」  「問題就出在妳小產的胎兒身上!」  「甚麼……」淑慧嚇了一跳:「不會吧……」  。「妳有聽說過嬰靈之說嗎?」  「有,但我是小產,不是人工流產,而且己是去年的事。」  「不管怎樣,嬰孩因為未能投胎成人,又無怯超升,因而對父母心生怨恨,一旦修煉成靈之後,就會設汰騷擾他們。」  淑慧回心一想,自從小孩小產後,她家裡果的麻煩事的確接踵而來,莫非真與次有關?「先生生,我該如何是好好?」,  「首要做的事,當然是讓妳死去的胎兒能夠超升。」李靈山說:「我要為他做一場法事。」  「做法事?淑慧面有難色的說:」不瞞你說,我丈夫停工多時,太多的費用我們負擔不來。「  「我替人做法事,一向是公價兩萬,今日纏道兒遇到妳,總算有緣,我就減妳一,半價錢,順便為妳們一家人祈一福吧!」  淑慧馮求消災解難,只得答應。  臨走時,李靈山又提醒她說:「妳回家後不要將此事跟妳丈夫與及其他人提起,因為此事一張揚的話,恐怕會惹怒那嬰靈,反過來先對付你們。」·  淑慧對李靈山的話盡信不疑,她回家拿得一萬元後,連忙打電話通知李靈山。  兩人相約在一家餐廳見面。  李靈山從淑慧手上接過那一萬元後,幾乎從心裡笑出來。  「甚麼時候開壇?」淑慧心急的問。  李靈山裝模作樣的合指一算,然後說:「後天初一,正宜開壇,就後天吧!」  兩日後,淑慧準時來到李靈山的玄學館。  那是位於九龍一幢唐樓,其中一個四百呎的單位,一房一廳,屋內陳設簡單,廳上擺了一個祭壇,上面擺著一些果品香燭。  開壇前、李靈山首先披上道抱,然後又取出一件道袍交給淑慧說:  「何太,開壇前妳得穿上這件法袍,內裡不能穿內衣褲,因為這是一場非常莊嚴的法事,我恐防褻衣褻褲。會破壞法事。」  淑慧唯唯諾諾,拿著那件道袍到廁所去換。  淑慧出來後,換上道袍的她有令人想不到的驚喜。  原來那道袍的質料非常之薄,而淑慧又是光著身子穿上,因此她身體上玲瓏浮凸的地方便全部在道袍下顯露出來。  尤其是她走起路來,胯下的道抱不時被大腿夾著,以致那迷人的陰戶也呈現出來了。  李靈山看得猛吞口水。  他隨即在桌上拿了一碗符水給椒慧喝,並對她說:  「何太,這符水作過法,有淨身作用,妳快喝下吧!」  淑慧不虞有詐,將碗裡的符水一口氣喝下。  眼看著淑慧將符水一飲而盡,李靈山咀角流露出一抹淫邪的笑容。  他隨即焚香叩拜,接著又命淑慧在壇前下跪,然後他乾咳兩聲,喃嫵一樣的唸起咒語來。  不知是否這種喃嫵聲具有催眠作用,淑慧很快便覺頭重重,眼皮沉重,腦袋更昏沉沉。  不久,她的人向前栽,俯伏在地上。  李靈山走過來搖搖她。  「何太……何太::」  「嗯……」淑慧嗯了聲,再沒有反應。  原來李靈山一早在符水上下了迷藥,他知道她現在藥力發作,遂扶起她,將她的身子呈大字型平攤在地上。  昏睡了的淑慧非常動人,李靈山快手快腳的解開她身上的黃袍。  在燈光映照下,淑慧的肌膚更顯哲白,兩個乳房像覆蓋的碗一樣挺立著,乳頭兩點殷紅,像熟透了的葡萄,令人垂涎欲滴。  她的下體更是迷人,一片黑森林呈倒三角形地生長著,凸起的陰阜像個小饅頭般,非常可愛。  「嘩!正呀!」  李靈山立即把身子壓下,抱著她的嬌軀又吻又撫。  他雙手握住她的兩個肉球,像搓麵粉似的不停的搓弄著。  他還肉緊得含著她的乳蒂,大力吸啜著她的乳頭。  淑慧對此已全無反應,她像一個裸體的洋娃娃,任由李靈山肆意狎弄,為所欲為。  他滿口唾涎的咀從她的乳房向下移,滑過平滑的小腹,來到草原茂盛的三角地帶。  他把她一條腿抬起來,由於整個洞口被濃密的草叢掩蓋,他得將這些嫩草掃開,始才亂得通往桃源之路。肉門仍在緊閉狀態,兩片花瓣般的陰唇緊緊地合攏著。  為求尋幽探秘,於是他用手指挑開兩邊的陰唇。  裂縫中露出鮮豔的肉洞,裡面有一粒像珍珠般的肉芽,輪廓非常分明。  李靈山看得雙目發紅,全身都感到興奮但他仍意猶未足,把頭貼得更近一點。  一陣女人獨特的香味撲鼻而來。他像狗般鑽到她的大腿問又嗅又聞,還伸出舌頭一舐玉門的味道。  好醉人的肉香!  他不由叫出聲來:「正!」  淺嘗當然未夠喉,他決定要徹底品嘗,於是他用手指擘開兩邊陰唇,把舌頭鑽進她的肉洞裡面,如小蛇般在裡面上下舔動,  他的舌頭竟然舔出了蜜汁,昏睡中的淑慧竟然能作出性反應,實在多麼奇妙啊!  他一邊嗅,一邊舐,甚至連她的屁眼也都舐過了,這時他全身都感到亢奮,陽具更脹得快要爆炸,他知道要非泄不可。  不過他是審慎的人,不會在淑慧身上留下手尾,他隨即坐直身子,為自己的小弟弟戴上雨帽,做足預防功夫。  他將她的雙腿擱在肩上,讓她中門大開。  他的龜頭首先撐開陰唇,然後向前徐徐推進,終於直抵花心。他隨即快速地抽插起來,拳拳到肉,下下盡根。  昏睡的淑慧被他衝撞得身子上下聳動著,兩個乳房亦顫動起來,只是她並洗有醒過來,但見咀角輕輕掀動著,似笑非笑的,大概正在做著一個甜蜜的春夢。  有時她會將頭左右擺動,偶然還會聽到她一、兩聲像夢囈似的哼叫聲。  李靈山一邊抽插,一邊沾沾自喜的,像淑慧這種名符其實的住家菜,真是有錢也吃不到,惟獨他這樣有腦的人,才可以財色兼收。  經一輪拚命的抽插,他開始氣喘如牛,力有不繼了。最終,他兩手用力地握住她的乳房,全身一陣抽描,龜頭精關大開,全部射進他的雨帽裡去。  李靈山在泄欲後,馬上為淑慧扣回道袍,略一清理後,自己立即返回座位上正襟危坐。  果然,沒多久,淑慧悠然醒來了。  「呃……法事做完了嗎……」淑慧如夢初醒的說。  「總算功德圓滿了。」李靈山一臉正經的說。  「我好像睡了一覺……又好像做了一個夢……」淑慧渾渾噩噩的說。  「妳做了甚麼夢?」李靈山試探的問。  淑慧設法回想一下,依稀記得那是一個綺夢,她不由臉上一紅說:「我……記不起了……總之好亂……好雜……」  「那是因為妳胎靈附身·令妳產生幻覺而已。」  「原來如此!」淑慧毫不懷疑:「那麼現在怎樣了?」  「妳放心,我已把那嬰靈鎮住,他不敢再來騷擾你們了。  「那就好了。」  淑慧以為放下心頭大石,正要站起來,忽覺得下體一陣痛楚,而且濕灑灑的。  「怎麼……我……下邊好痛……」  「啊!剛才我用決力將妳留在體內的胎靈吸出來,所以妳才會感到不適。」李靈山煞有介事的說:「那胎靈很頑強,我剛才和他搏鬥,耗費了好大的功力!」  淑慧見李靈山臉紅耳赤,滿頭大汗的,對他的話深信不疑。  「李先生,這次多虧你的幫忙,我真不知如何感激你哩!」  「不用客氣。」李靈山為免露出馬腳,隨即打發淑慧回去:「法事已經做完,你也回去好好休息吧!」  可憐的淑慧,還不知自己已遭李靈山迷奸,臨走時還向這個人面獸心的豺狼千多萬謝。  其實李靈山這神棍已不知向多少無知婦孺下手,老者詐財,嫩者更財色兼收。  不過,這種壞心術的人很快便遭到現眼報。  有一天,報上登了這一段新聞:  「神棍騙財騙色,遭潑腐蝕液體,傷勢嚴重,恐有失明之虞……」  這個神棍不是別人。正是李靈山。  原來日前他又故技重施,以作讓驅鬼為藉口迷奸了一婦人,但此事最終為婦人丈夫所知,那丈夫一怒下,帶備繈水登門尋仇。  神棍終於受到懲治,不過那班曾經被他騙財騙色的婦人,在知道真相後,又不敢告訴丈夫。只得暗裡吞聲,自怨倒楣了。                              (完)

上一篇:手淫被同窗发明后

下一篇:花魁的玩物(6-9章)